<rp id="xlbl1"><progress id="xlbl1"></progress></rp>
    <dfn id="xlbl1"></dfn>

    <font id="xlbl1"></font>

      <ruby id="xlbl1"><progress id="xlbl1"></progress></ruby>
      <delect id="xlbl1"></delect>

        官網 官網.cc www.baotretho.com www.chinagw.net.cn
        新聞 旅游 農事 奇石 本網 趣味  官網 中國 部委 國企 聯盟  政務 訪談 為官 高官 百態 賞析  公文 寫作 代寫
        城市 農業 金融 交通 通訊 地產  衛生 招商 電能 礦業 商街  企業 游玩 科技 學校 產品 藏寶  傳媒 美食 人物
        查詢 法律 火車 飛機 地圖 天氣  休閑 讀書 星座 游戲 音樂  論壇 微博 空間 留言 文化 檢舉  信息 廣告 商城
        gw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社區 > 今天頭條 >

        “天堂”3日游:醫院重癥監護室見聞,我的5點感悟或許你救你的命

        時間:2019-06-10 18:08來源:怪奇公社 作者:劉洪進 點擊:
        心肌梗塞,我被送上手術臺。 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悲傷、沒有遺憾,我平靜地等待閻王爺對我的判決: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心想:我一輩子都在做善事,即使生命結束,旅游,也應是上天堂的。 從上手術臺,到重癥監護室,共經過了3天的生命考驗,我把這3

        心肌梗塞,我被送上手術臺。

        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悲傷、沒有遺憾,我平靜地等待閻王爺對我的判決: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心想:我一輩子都在做善事,即使生命結束,旅游,也應是上天堂的。

        從上手術臺,到重癥監護室,共經過了3天的生命考驗,我把這3天,稱為“天堂”3日游。

        第一天:突發心梗,自己駕車進醫院,門診巷道檢查時,直接手術

        2019年5月30日下午3時許,我突然感到胸口悶痛,氣短難受。老伴正在田里插黃瓜苗支架。

         

        宜昌城區

        聽到我的電話,她丟下農活,帶上速效救心丸,我駕著車,沿紅花套至艾家的鄉村公路,往宜昌市中心醫院趕。路上,含食了幾粒硝酸甘油,這是5月28日我的大妹妹送給我的救命藥。之后,又加吃了4粒速效救心丸。用了約40分鐘,我們從宜都市紅花套鎮漁洋溪三組怪奇公社,來到了宜昌市中心醫院門診樓。

        在醫院心血管門診巷道,隨著檢查開始,我發現醫生護士變得快手快腳,一個個急匆匆地的樣子。不一會兒,幾個男護士推來一個床,要我躺下,并命令我不要動。

        帶我查病的老伴,被醫生叫到了一邊,說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緊接著,護士拿來幾張表單,要簽字。我來不及看上面寫些什么,救人要緊,我與老伴都迅速在所有表單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之后,我被直接推進了手術室。這時,已是30日下午5點多鐘。三個男護士將我抬起,送上了手術臺。高大的醫療機器,林立在手術室內。三四個醫師在忙著,有一個醫生嘴里不斷發出指令。

        我按醫生的指令,伸出右膊,見醫師拿著一把比筷子還長的帶綿球棒,澆上消毒水,在我手臂上摩擦。

        我閉上眼睛,任由醫生擺布。耳朵聽到的,都是醫師們的對話:“需要兩個支架。”“是用進口的還是國產的?”“國產的也過關了,就用國產的。”“往前一點,退后一點,好了。”

        右手臂手腕處,一陣發脹,這種脹痛直到胳膊彎,再往前,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我在想,這兩根支架是怎么就到了心臟呢?支架肯定是安好了,之前的悶痛感覺消失了,心口部位略有不適或傷痛感,人明顯感覺輕松多了。

        手術約進行了40分鐘左右。幾個男醫護將我抬到一張床上,把我推進了重癥監護室。

         

        護士站

        重癥監護室的病人,都是病危者。我的鼻子被插上了氧氣管,胸部連接了測量心律呼吸的一些儀器,左手臂還套有血壓測量儀,每半小時自動測量一次。

        連老伴都被擋在重病監護室外,眼前只有醫生、護士和阿姨(女護工)的活動的身影。

        只有早晨、中午、晚上三個吃飯的時間,家屬才能進室內探護,主要是幫助病人進食。完成這項任務后,家屬又被拒之門外,在巷道中守候,等候叫喚。

        30日晚上,大妹妹大妹夫都來到了重病監護室,我感到奇怪,他們怎么知道的?一問,才知道:是醫生要老伴趕緊通知所有親人,老伴通知了兩個人:一個是我大妹妹劉紅英,還有在北京的女兒。

        手術后,雖然人很清醒,但還是感覺很困,也沒深問,也沒多想,便閉著眼睛,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天堂云

        當天好笑故事:

        在重癥監護室,我感覺頭發熱,一個漂亮的女護士說:“查一下體溫。”我說好。當時,醫生護士都在搶救斜對面病床上的重癥病人。半小時后,漂亮護士到我病床前,說:“您把溫度計給我。”我笑著說:“我身上還沒有溫度計呢。”漂亮小護士也一笑,說:“對不起,忘了給您了。”

        第二天:聽半小時救命故事,身邊的病友不斷有人離開,我變得聽話

        醒來,已是第5月31日凌晨,在我病床的斜對面,一個心梗病人手術后進入重病監護室,這個病人痛苦的叫聲,一直持續著,打破了重病監護室的寂靜。

         

        重癥監護

        醫生、護士、阿姨(女護工)輪番前往,這是個比我年齡更長的老者,約70歲左右。

        早上7點,早餐時間,我老伴進來了,她問我想吃什么,我說:“饅頭。”“想不想吃水果?”“大櫻桃”。

        不一會,老伴買來饅頭和大櫻桃。老伴將饅頭撕碎,一點一點喂到我嘴里。吃了不到一個饅頭,就沒有食欲了。接著吃大櫻桃,我想,這次一定來個猛吃,可是只吃了三粒,就吃不下了。

        我發現,老伴的神情一直處于緊張狀態,便不斷地安慰她,我說感覺很好,與沒有病是一樣的。盡量說些好笑的話,讓她緩解緊張。

        老伴見我把病不當回事,終于忍不住告訴我,她聽到見到的可怕現實:原來,我的心臟主動脈已全部堵死,醫生說,如果手術再遲半小時,救命的機會就失去了。

        做心臟支架手術時,老伴就在透視屏前看著,只見心臟部位一片蒼白,當支架送入心臟,將堵塞的血管疏通后,細如發絲的血流便迅速布滿心臟。

         

        熱鬧的門診

        因心臟堵塞的時間較長,對心臟細胞有損傷,所以,即使做了支架,也有可能引發手術后并發癥等各種病變,仍可危及到生命安全,所以在做手術前,醫生要老伴通知所有親人,就是怕下不了手術臺,或手術后引發并發癥,讓親人們來見我最后一面。

        醫生告誡:手術3日內,是高危期;1個月內,也是危險期。所以,醫生矚咐了又矚咐:5天內,不得下床;1個月內,必須靜養(不得負重、熬夜)。

        斜對面病人痛苦的叫聲,打斷了老伴的陳述。

        我終于明白了,老伴臉上的恐懼神色,都源于我病情的嚴重,這讓我陷入了沉思:是啊,我不是一個簡單的個體,而是一個家庭的一部分,一個群體的一部分,我的生死,還真不能由著性子來,應珍惜來之不易的生命重啟,配合治療,重返往日平凡的舊生活。

        5月31日下午,斜對面病床病友的痛苦叫聲,慢慢減弱了,直至歸于沉寂。代之而來的,是病友女兒哭泣聲,女兒哭父,凄慘如唱,念念有詞,隨著一聲又一聲“爸爸——您為什么要這么早離開我們啊——”,女兒對父親的哭泣,雖與我無關,但我還是不知不覺中,落下一滴眼淚。

        老伴說了:“在重癥監護室,一是不能下床;二是起身翻身都不能用力過猛;三是不能激動。”我告誡自己,不要讓場景影響到情緒。就在這天,同病室的一個老婆婆,也悄然地離開了人世。

        所見所聞,自己的病真的嚴重,我決定乖一點,一切按醫生和老伴的話去做。

         

        營養餐

         

        當天好笑故事:

        在重癥監護室,見老伴一臉緊張,我得想辦法讓她緩解。

        這時,我要她把尿壺給我,按醫囑,睡在病床上拉尿。

        老伴接過尿壺,剛要離開,我叫住老伴,說:“等一下,告訴你點知識,《本草綱目》上載,人尿,是一味中藥,但我病了,這尿,你千萬別當藥喝啊。”老伴聽了,一下笑了起來。

        第三天:過了一個特殊生日,阿姨幫我解大便,我真正的回到了兒童時代

        轉眼到了6月1日,是我到重病監護室的第三天,如果按24小時算一天,第三天,實為第二天與第三天的交匯。因為6月1日下午6時以后,才開始第三天。

        6月1日,是兒童節,而按農歷算,是農歷的4月28日,也就是我的生日。

        在31日,我的小妹妹和小妹夫也相繼趕到醫院看望。小妹妹劉玉鳳自己開車從武漢趕來,小妹夫則是在出差路上,聽說后,轉車來到宜昌的。

         

        走出重癥室

         

        6月1日,小妹夫的一個同事得知我住院,也利用中午吃飯時間,跑進重癥監護室來看我,并送上紅包。我說:“謝謝你們祝我生日快樂!”大家都笑了。

        在重癥監護室,睡著吃、喝、尿,都還習慣,但睡著拉大便,就很難為情了。早、中、晚吃飯時間,拉大便會滿屋臭,吃完飯,家屬們又都被趕到室外,不能進入病室。要拉大便,都是阿姨負責,這多難堪啊。

        6月1日下午,我實在瞥不住了,要拉大便了,要護士叫我老伴進來,護士問什么事?我說想解大便。護士沒有叫我老伴,而是叫來一個阿姨。阿姨一經手,這大便,足足掙扎了20分鐘才出來,出便后,感覺滿屁股都是屎。阿姨安慰并表楊我:“拉的很多,你側過身子,我幫你擦一下就好了。”

        這天,我病床的斜對面,又送進一個渾身浮腫的病人,每隔一段時間,病人都會從嘴里發出不連慣的話語,可能是說夢話。醫生和護士,差不多整天圍著這個病人轉?磥聿∏楹車乐。

        重癥監護室,有一半是男護士。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叫董和的小伙子,與三國名士董和同名,小伙子個頭高大,帥氣溫和,一問,小伙子就是湖北枝江人,出生在董和的故鄉。

        住進醫院,數天沒有寫稿件了,電話也關機。一些平時關注我朋友,不知我到那里去了,還是出了什么事?有的人,開始到處尋找我。文成國、徐榮耀、楊培新、周長青、孫軍、龔萬祥、胡海山、文冰等一批朋友,通過關系,找到我老伴的電話,才知道我在“天堂”旅游去了。

        6月2日下午,是我進入重癥監護室第三天整天,由于恢復得還可以,終于結束了“天堂”3日旅游,獲準轉入普通病房,除兩天內不準下床活動外,完全回到了社會圈。

        就在我到普通病房的這天,聽說重病監護室我病床斜對面新來的年輕病友,已離開了人世。命

        朋友來探視

         

        當天好笑故事:

        我患心肌梗塞,做了支架手術。這種手術,叫微創手術,就是在右手腕的地方,開出一個比米粒還小一個口,通過智能機器,將支架送入心臟。

        術后,醫生在我手腕上安了一個如電子手表的長方型殼狀物件。醫生矚咐,右手腕千萬別亂動。醒時還可以不動,可睡著后,就不聽使喚了。

        醒來,戴“表”的手腕出血,將被子也弄臟了。這時,睡在床上的我,發現手右腕殼狀圈的邊上有一個突出的包,馬上叫來醫生。醫生一看,笑了,說:“這是你自己的手腕骨。”我把右手腕轉到眼前,一看,果然是自己的腕骨。

        “天堂”3日游,因來能下床,實為思緒的神游。這讓我對生命,進行了一次集中地思考,如何救命,如何處理生死存亡大事,我有以下5點感悟,現與大家分享:

        一是要選擇技術過硬的醫院。

        心肌梗塞,現代科技已經突破,只要選擇技術過硬的醫院,生還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這次,我們選擇了宜昌市中心醫院,路,是走對了。

        二是要舍得花救命錢。

        多數人在遇到大病時,財力上都是困難的。但是,為了救命,再多的錢也得花。

        三是要人命的病,一定要早治。

        我心口痛,第一次出現是在5月12日下午,但我并沒引起重視,后經大妹妹劉紅英提醒,才預感是得心臟病,如果早治,也不會有病危的“天堂”3日游了。

        四是人的生命,不是簡單的個體,而是群體的。

        這次手術,擔心害怕的是我老伴和我的親人,還有一些關注我的朋友們。親情、友情,人際交流,是人生存的根本。珍視生命,過好每一天,不僅是對自己生命的尊重,也是對親情友情的尊重,對社會的尊重。

        五是要正確地面對死亡。

        死亡,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過程。哲學家說:“物質不滅。”人的死亡,只是換一種存在運動方式而已。因此,面對死亡,不用恐懼,不用害怕,應平淡應對,勇敢面對。

        三個救命恩人:

        大妹妹:劉紅英

        5月28日中午,大妹妹劉紅英聽到我講述5月12日心口痛情況,當即判定我是得了心臟病,并要我一定要抓緊到醫院檢查,并將一瓶硝酸甘油送給我,要我在痛疼時含服。這為我闖過生死關贏得了時間;

        老伴:張大萍

        丟下一切事情,籌集救命資金,她擔驚受怕,日夜守候,像母親照顧嬰兒一樣照顧我,無半點怨言。

        宜昌市中心醫院心血管醫護團隊:

        這是一只有經驗的專業團隊,他們將我從醫院門診巷道,分秒必爭地直接送入手術臺,并通過現代科技手段施救,爭取了生命重啟的半小時。

        作者:劉洪進

        2019年6月10日完稿

         

        (責任編輯:官網總編)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