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lbl1"><progress id="xlbl1"></progress></rp>
    <dfn id="xlbl1"></dfn>

    <font id="xlbl1"></font>

      <ruby id="xlbl1"><progress id="xlbl1"></progress></ruby>
      <delect id="xlbl1"></delect>

        官網 官網.cc www.baotretho.com www.chinagw.net.cn
        新聞 國際 政務 軍事 本網 趣味  官網 中國 部委 國企 聯盟  政務 訪談 為官 高官 百態 賞析  公文 寫作 代寫 
        城市 農事 金融 交通 通訊 地產  衛生 招商 電能 礦業 商街  企業 旅游 科技 學校 產品 藏寶  傳媒 美食 人物
        查詢 法律 火車 飛機 地圖 天氣  休閑 讀書 星座 游戲 音樂  論壇 微博 空間 留言 批評 檢舉  信息 廣告 商城
        gw
        當前位置: 首頁 > 城市 > 名城推薦 >

        尋夢于斯 事業于斯 扎根于斯

        時間:2011-11-02 01:43來源: 作者:
        中國趣味新聞網(簡稱怪奇網、趣味網),是一個面向全球14億中文網民的大型門戶網站,也是全球最大的趣味網絡媒體,560多位奇人怪才參與辦網,1000多演藝名星傾

        怪奇網訊:據南方都市報消息 穿著短褲,趿著拖鞋,就可以出門,樓下就有啤酒、花生,東西隨便拿,跟士多店老板說幾號幾樓,記賬就行。有時是真的沒錢了,有時是身上沒帶錢,總之都可以。沒帶電話,手機店、士多店的電話,都愿意借給你打。汪成武說,這種信任度讓人感覺親切,除了城中村,在這個城市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有時手頭上不方便,房租拖欠一兩個月,房東也不催。 



          汪成武說,如果你喜歡江湖,一定會喜歡城中村,那里你會看到江湖義氣重現。住石牌村的人,大多在電腦城上班,經常同時出門,同時下班。下班時在電梯里問一下你在哪個檔口,有什么要幫忙,就交上了朋友,以后若有什么需要打個招呼就行。因為大部分人都是給人打工或做點小生意,給人方便就是給自己方便。這里的人見了面會聊天、打招呼,而不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聊得來的,馬上一拍肩膀,一起吃飯喝酒去了。 



          對現在的安居之處———石牌村,汪成武很滿意。有錢買房,但不愿買房,因為汪成武覺得人生的快樂就是自由自在。老一輩都在算計著過日子,難道每一代人都要這樣過?從走出大學校門起,他就已經想過跟父輩不一樣的生活,不再算計、隨性、率性的生活,F在他不用為供房而煩惱。住天河崗頂是什么地段?市中心!要啥有啥,走幾步路就到天河城,早上四五點起床,到體育中心打乒乓球,豪華小區也沒有這樣的配套。 



          尋夢于斯,事業于斯,扎根于斯 



          李越是城中村較早一代的租戶,一住就是近二十年。一個茫然的小伙子來到廣州,一步一個腳印找到了事業的方向———經營一家照相館。但可以衣錦還鄉時,他發現自己對這個城市已不止是眷戀,而是扎根于斯了。 



          湖南人打造冼村老字號照相館 



          1990年,湖南人李越來到廣州,僅做過幾年生意、一門手藝也沒有的他,找工作時遇上什么就是什么,沒有方向。后來,在烈士陵園一家照相館,他找到了工作,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跟著照相館的師傅學照相,處理相片。他說,那時是黑白照,一天一般20多個客人,早上9點開始上班,晚上11點下班,非常辛苦,累得不行的時候還哭了,想回家。 



          但本來就是沒什么出路才來廣州打拼的,哪能一事無成就回去?這一堅持,就有了今天冼村這家經營得最久的照相館。1992年,李越開始自己做,早先檔口在三元里,爾后搬到了冼村,就一直沒變動過。這對流動性極強的城中村來說,幾乎是一個奇跡。旁邊陸陸續續開了好幾家檔口,但都沒經營多久就關了。不善言談的李越總結道:做生意跟做人是一個道理,技術過關,誠信經營。不過,這家稱得上冼村老字號的照相館,走過的路并不是一帆風順。勇字當頭的他一向不畏強暴,早期還跟來收保護費的人打了起來,好處是從此不再有人來騷擾他的店。 



          能衣錦還鄉時,根卻留在了廣州 



          衣錦還鄉,是李越的心愿。照相館雖然掙不了大錢,但在李越勤勤懇懇的經營下收入不錯。8年前,李越在湖南老家花10多萬元買了一套128平方米的房子,并花了好幾萬豪華裝修。房子很漂亮,但他們住的時間不到一個月。老家的大房子,他們住著不舒服,倒是在廣州租的十幾平方米的房子讓他們覺得舒坦。老婆和孩子都說“我不想在家里”。李越說,以前總想著回家,但現在發現自己和家人都改變了,喜歡上了廣州這座城市。即便以后冼村拆了,他說也會在廣州另找一處檔口,還做他的照相館生意,F在的李越自稱“老廣”,對以后的路也已不再迷茫。 



          扎根冼村近二十年,李越說,城中村也有很穩定的租客,他的一幫熟客就是。他們每換一次工作他都知道,因為照的幾乎都是工作照、身份證照。熟了,成了朋友,見了面問候一下,平淡、樸實。跟房東也早已成了朋友,他說,除了來的那年簽了一次合同,此后就再也沒簽過,因為彼此已經信任。近二十年,廣州的房價漲了幾倍,但他檔口的租金沒漲過,有一年不好做,房東還主動降了價,而且降后就沒再加。房東說:“你愿意做就做,不想做了,跟我說一下就行! 



          采寫:南都記者 黃河方 汪晶晶 實習生陳夢瑩 



          攝影:南都記者 方謙華 黃皓 



          黃集昊 

        (責任編輯:admin)